导航菜单
文章搜索
新闻动态
文章正文
“温 柔”的 母 亲
作者:蔓耗镇——毛远姗    发布于:2018-02-15 10:57:07    文字:【】【】【

儿时的母亲,是一个温柔的女人。漂亮、贤惠,眉毛弯弯、眼睛大大、下巴尖尖,笑起来嘴角上扬,露出一排整齐而白净的牙齿,让人如沐春风。母亲告诉我,自己和妹妹是她最甜蜜的“包袱”。当我还在母亲肚子里面的时候,有一天夜晚,奶奶让父亲到竹子地里砍竹子,父亲执意要带上母亲。那时母亲已经快临近生产,父亲骑着单车带上母亲就往竹子地里去,哪知道天太黑,手电筒也不够亮,单车轧到一块大石头,父亲把握不了方向,就摔倒了,让母亲翻了几个跟头。想着可能孩子保不住了,但是,和母亲的缘分就是这样奇妙,母亲和我都好好的,后来母亲顺利生下了我。那时的母亲双手纤细修长,每个日夜都抱着我,帮我洗澡洗衣洗尿布,给我做饭炒菜煨汤,教我写字算数和游戏。

后来上学了,母亲变得不再“温柔”,母亲嗓门变得又大又尖,每次调皮不想做作业,或者放学和小朋友玩的太晚没有按时回家吃饭,母亲就会在家门口扯着嗓门喊我,只要我一听到母亲的声音,就感觉大事不妙,只能赶紧往家跑。那时的母亲是严厉的,严厉得可以随手拿起身边的扫把、衣架就可以往屁股上打,虽然自己没有多大错误,但是母亲总是以最严厉的方式惩罚。然而,自己却依然爱着母亲,从来不会因为被打而憎恨母亲,因为我懂得,母亲是爱我们的,就算和妹妹吵架,甚至打架,母亲从来不会偏袒谁,只要一犯错,受罚的肯定是两个人,这也让我和妹妹关系变得很微妙:在一起的时候总爱互相顶嘴,不在一起的时候却十分念想。这也许就源于母亲对我们的爱。

时光流逝,母亲又开始变得温柔了。尤记得高考那一年,每天的生活就像打战一样:天没有亮就要起床挤公交车,然后到了学校门口还要爬很长很长的石阶才到教师。教学楼门口,教导主任拿着红色布条,上面写着“高考倒计时##天”。那时是辛苦的,因为晚上要上晚自习,下午就不能回家吃饭,母亲为了我能吃好,营养能跟上,每天中午都会给我准备可口的饭菜带到学校作为下午饭。每天下午学习结束,最享受的时光就是吃着热腾腾的妈妈做的饭菜,幸福而满足。

后来我考上了大学,却离母亲很远。开学第一天,一家人都送我到学校,帮我注册、铺床铺、买日用品,离别的时候母亲红了眼圈,掉了眼泪。我知道我们都不舍,但是有的路必须一个人走,有些成长虽然痛楚,但是只要知道无论发生什么,背后总有那么一个人一直在守护着自己,也就能大步向前走了。离开母亲求学的日子里,每次放假回到家,都会突然觉得母亲眼角的皱纹又深了,也开始长白发了,突然就觉得母亲怎么会就开始变老了,自己一点都承受不了,每次都会默默流泪。

终于,大学毕业了,在面临回家乡还是留在外乡打拼的选择下,我毅然决然回到了家乡,回到了母亲身边。因为我和母亲都是彼此需要着的,那就在能见面的时候每天都见面吧!我想母亲也是一样的,想着能够每天看到我们,听着我们给她讲每天发生的开心的事、难过的事、苦恼的事,乐此不疲。

母亲就是这样操持着家,操心着我们,把我和妹妹抚养长大,教育我们要懂得感恩,要善良,要明事理。尽管母亲已不再年轻,母亲的双手也不再细嫩,可在我眼里,母亲确是全世界最漂亮的女人。我们告诉母亲,要健康,要快乐,要有好心态,我们愿陪伴您,告诉您:最长情的告白就是我们牵着您的手直到日暮黄昏。

脚注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