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文章搜索
新闻动态
文章正文
“以审判为中心”诉讼制度下的侦查模式探析
作者:公安局——郭彬    发布于:2017-08-15 09:14:14    文字:【】【】【

摘要:在当前如火如荼的司法改革浪潮中,从尊重诉权、强调证据、规范侦查、依法裁判的原则出发,“两高三部”联合印发了《关于以审判为中心的刑事诉讼制度改革的意见》,为提升司法审判质量、保障公平正义得以实现提供了重要的指导。公安机关依法行使侦查权,在整个刑事诉讼中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时代在进步,诉讼制度也在不断改进,侦查模式必然重新调整。如何调整侦查模式,尽快适应“以审判为中心”诉讼制度的改革,成为公安机关亟待解决的问题。

关键词:改革 刑事侦查 执法规范 司法理念 引导

一、 “以审判为中心”诉讼制度的改革背景

党的十八届四中全会做出了《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推进依法治国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指出“推进以审判为中心的诉讼制度改革,目的是促使办案人员树立办案必须经得起法律检验的理念,确保侦查、审查起诉的案件事实证据经得起法律的检验,保证庭审在查明事实、认定证据、保护诉权、公正裁判中发挥决定性作用。”

可见,此次诉讼制度改革的最终目的是通过加强刑事案件程序的合法,尤其是庭审的程序公正,实现案件裁判的实体公正,防范杜绝冤假错案产生。近年来,媒体披露了一大批冤假错案,让人咂舌,无论在学术界还是在实务工作中,都引发了强烈的反响和广泛的讨论。冤假错案的频频发生,不仅极大的伤害了社会公平正义,而且导致司法公信力跌落。所谓冤错案件是指在法院定罪终审后,又发现新的证据或新情况,再启动司法程序,最终被告人从有罪判决改判为无罪的终审刑事案件。

在这些冤假错案中,有的被告人被长期关押,有的甚至被剥夺了生命权,让人痛心疾首。无辜得不到保护,正义得不到保障,被害人的实质权益未必得到真正的保护,必将让更多人失去最起码的安全感。痛定思痛,透过事件背后,无论是国家层面、学术领域还是基层实务部门,都对冤假错案形成的原因进行探讨分析,目前主要包括以下几个方面:侦查初期,存在刑讯逼供;侦诉审诉讼程序中,出现“以侦查为中心”,突出配合而忽略制约;侦查阶段案件事实及证据认定决定审判的结果,庭审环节成为走过场,先定后审问题突出。对于辩护律师而言,在庭审过程中的辩护意见,往往会被法官所忽视,律师的权利和地位在诉讼程序中得不到应有的制度保障和公正对待。由于本文篇幅有限、论述重点为其他,因此对造成冤假错案的原由不做深入细致的分析。

 

二、如何理解“以审判为中心”的诉讼制度

“以审判为中心”的诉讼制度的提出,必将对我国长期以来刑事诉讼中“以侦查为中心”的传统模式进行矫正,对侦查、检察、审判工作带来前所未有的挑战。“以侦查为中心”即指在侦查、起诉、审判以及执行的诸多诉讼环节中,侦查阶段形成的笔录、卷宗直接影响和决定到后续的起诉和审判环节,起诉和审判基本上只是对笔录、卷宗在形式上进行确认的一种思维方式和活动。

观点一:“以审判为中心”就是“以庭审为中心”。充分利用庭审的质证与过滤功能,对事实进行充分的还原,对证据进行严格的核查,对定罪量刑进行辩论,最终让庭审活动成为决定案件的关键。

观点二:“以审判为中心”就是要结束公检法“分工负责、互相配合、互相制约”的阶段论,从而转向中心论。

观点三:“以审判为中心” 就必须要求所有的案件进入审判环节,通过庭审,举证质证控辩于法庭,从而结束案件。

观点四:“以审判为中心”就是要统一诉讼证据标准,在刑事诉讼全过程实行以司法审判标准为中心,以审判证据标准作为侦诉的证据标准。

以上观点,只是简略地对目前学术界及实务部门讨论的观点进行概括。以上观点的正确性与否本文不作评判,只是通过以上观点,让读者对新的诉讼制度有一个更为客观的理解。

“以审判为中心”的诉讼制度改革,不仅要从改变诉讼模式的角度出发,更要从司法制度改革的高度入手。必须从宏观的角度出发,在法律规定范围内,确保裁判权力的独立性、实质性,遵循并发展“分工负责、互相配合、互相制约”的基本原则,建构新型的侦诉关系、诉辩关系和审辩关系,维护控辩审三方的法律诉讼地位,从实质上落实刑事诉讼“三角”结构。《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推进依法治国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指出, 对于刑事证据的收集、固定、审查、要依法坚持证据裁判规则,不断完善证人、鉴定人出庭制度,突出庭审在查明事实、认定证据、保护诉权、公正裁判中的决定性作用。但必须明确实现庭审实质化只是“以审判为中心”诉讼制度一个阶段的表现形式或案件处理的一种模式,两者并不能完全等同。“以审判为中心”并非意味着庭审实质化,推进庭审实质化也不必然会实现“以审判为中心”。

 

三、刑事侦查的概念、任务及工作原则

模式,是指某类事物的式样标准,侦查模式则是指侦查的标准式样。要对侦查模式进行改革,首先应当明确刑事侦查的概念等。

刑事侦查是通过制裁犯罪来增强社会公众信心,并鼓励他们遵守法律的刑事司法系统的重要组成部分,是刑事诉讼中的一个基本独立的诉讼阶段。只有经过侦查的公诉案件,才能进入起诉和审判阶段。主要的侦查行为包括:讯问,询问,现场勘验、检查,搜查,扣押,辨认,鉴定,通缉。

刑事侦查工作的任务是指侦查机关对已立案的刑事案件,通过一系列的侦查行为和手段,及时查明犯罪事实,查获犯罪嫌疑人,采取必要的强制措施,收集犯罪嫌疑人有罪或无罪,罪轻或罪重的各类证据,按规定将犯罪嫌疑人移送公诉机关审查起诉。

刑事侦查工作的原则,是指侦查人员在刑事诉讼过程中必须遵守的基本行为准则。主要包括:及时迅速、遵守法制、保守秘密、依靠群众、深入细致、客观全面等。在司法实务中,办案人员由于长期受有罪推定思维的影响,比较容易忽视的是客观全面原则。这一原则要求侦查人员必须从案情的客观实际出发,实事求是地收集证据,做到客观,同时全面收集犯罪嫌疑人有罪、无罪、罪轻、罪重的证据。

只有在明确刑事侦查概念、任务及原则的基础上,才能从整个刑事诉讼的宏观角度来审视刑事侦查工作的位置及重要性。

 

四、“以审判为中心”诉讼制度下,公安侦查取证工作的开展

(一)转变观念,树立正确的司法精神

在长期的司法实践中,刑事犯罪居高不下,为了社会治安稳定的大局,严格控制犯罪,逐步形成了“以侦查为中心”的模式,衍生出来的问题是笔录卷宗主义盛行,非法证据排除困难,忽视辩护人意见等。侦查像是一种具有自洽性的程序,公安侦查把“饭(案件)煮熟”,送“饭”上去是检察院的事,对于侦查机关煮好的“饭”,法院还能不吃?检察监督无力,人民法院庭审走了过场,形成了“强势的公安、优势的检察、弱势的法院”的格局。

近年来报道的一大批冤假错案,引起了社会各界的极大关注,造成了恶劣的社会影响。造成冤假错案的原因是多方面的,其中“以侦查为中心”的侦诉审模式,是比较重要的原因。以李化伟故意伤害案为例,侦查阶段错误推定有罪后,在诉审阶段曾4次退回补充侦查,5次合议庭讨论、3次向上级法院请示,但是最终还是被作出了有罪裁判。

不难看出,这种实践当中长期存在的线状诉讼结构,公诉机关和审判机关似乎成了侦查阶段的延伸,公诉和审判机关职能发挥不充分,将极大可能造成冤假错案的产生。在“以审判为中心”新型模式逐步开展的情况下,无论是侦查阶段的公安机关、公诉阶段的检察院、审判阶段的法院都必须重新思考司法理念,树立正确的司法精神,即让“审判”成为刑事诉讼的中心,用“以审判为中心”的理念引导并制约侦查、起诉、审判等诉讼环节。

第一、由“控制犯罪”转变成“法律正当程序”。作为诉讼阶段开端的侦查阶段,公安机关应坚决杜绝刑讯逼供及有罪推定,应当在工作适用疑罪从无、疑罪从轻及客观收集罪轻罪重证据的原则。在长期的司法实践中,有的侦查人员认为工作职责就是打击犯罪,于是违背基本的司法公正原则,采取非法手段收集证据,经受不住历史考验,最终造成各种冤假错案,侦查人员也因此身陷囹圄。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司法理念的转变必然对传统工作模式和工作方法形成挑战,但这是推动司法公正、维护法律权威,提升司法公信力,实现依法治国的必然要求。

第二、 “由供到证”到“由证到供”的取证方式转变。目前,刑事案件的侦破工作还过度依赖于犯罪嫌疑人的口供。随着“以审判为中心”诉讼制度的深入,被告人当场翻供的可能性必然加大。这必然要求侦查活动应当以客观证据为核心,形成完整的证据链条。口供具有不稳定性,只是作为证据链中相对重要的一个部分,不是全部。“由证到供”思维模式的转变,必然要求侦查部门及侦查员扩大侦查范围,强化对物证、书证等客观证据的收集,以期达到“由证到供”、“以证促供”、“供证结合”,完善刑事证据链条中的各个环节。

第三、正确认识执法规范化建设的价值。近年来,公安机关加大在程序法的重视,由公安部法制局编制的《公安机关执法细则》,对公安机关的各个执法环节、执法制度、执法要求提供了详细的操作指导,公安执法水平整体提升,规范化执法迈向新的台阶,但是依然存在问题。一些办案民警不能理解规范执法的重要性,认为案子得以侦破就万事大吉,不重视程序上的要求。对内部监督部门及检察院提出的纠正意见不以为然,忽略了程序上的不合法可能导致整个案件的败诉,犯罪行为得不到合法有效地打击。所以,办案人员必须高度重视办案程序,尤其是在思想上,要充分认识到必须通过合法程序取证、起诉、审判,才能实现司法程序的完全公正,在真正保障人权的基础上,实现依法打击。

(二)建立合理机制,切实做好执法规范化工作

“以审判为中心”的诉讼制度改革,不仅要破除旧观念,而且还要建立合理机制,才能使司法改革深入向前发展。作为公安机关,不仅要改革侦查模式,还要从司法程序上建立合理机制,切实做好执法规范化工作,以适应以“以审判为中心”之需。

第一、加强执法办案区、音视频工具的合理使用。近年来,公安机关借助科技手段和工具,对执法办案场所进行合理化、规范化、资源化升级改造,设置群众接待区、内部办公区、办案区、生活区,并结合办案流程设置相应的功能室,电子监控设备覆盖办案场所全区域,并严格遵守“四个一律”的规定使用办案区。现场执法视音频记录制度也已在各地落实,对执法规范化工作起到了极大的促进作用。但在设备的操作及维护、办案区的日常管理、同步录音录像的拷贝制作上依然存在不足。在足够的现代科技手段和工具来保障规范执法的条件下,还需深入开展办案区、执法音视频记录仪的培训,规范各类设备的使用。比如,案件中同步录音录像的问题,在讯问取证工作结束后,音视频录像应立即刻录光盘,并当着被讯问人密封后随案保存。

第二、打造全面的公安机关执法制度体系。无规矩不成方圆,让民警规范执法,就必须让执法标准具备较强的可操作性。目前,《公安机关执法细则》第三版已经下发。应当组织办案民警迅速开展自学及培训工作,吃深吃透各个执法环节的标准,杜绝在一些简单的程序上重复出现问题。同时,可针对高要求的执法环境, 结合公安工作,组织一批专业素养的学者或较高法律素质的法律工作者,组成执法规范化法制教官,定期开展法制培训工作。

第三、建立侦查办案人员参与重特大或经典刑事案件庭审旁听制度。“以审判为中心”的诉讼制度下,庭审实质化的作用必然凸显,控辩审三方在庭审过程中的地位更加明显。同时,新《刑事诉讼法》第187条增加了“人民警察就其执行职务时目击的犯罪情况作为证人出庭作证”,在庭审阶段具有接受法官和辩方质证的义务。在新的诉讼模式下,侦查人员作为证人参与到刑事案件庭审中,将成为常态化。目前,公安机关建立侦查办案人员参与重特大刑事案件庭审旁听制度,益处多多。其一、侦查办案人员对案件熟悉,通过庭审的举证、质证、辩论、以及最后的判决,可以就整个司法诉讼结构有客观全面的认知。结合各类案件的特性,在调查取证过程中,便能更有针对性地收集各类证据。其二、新的诉讼模式,明确了辩方在整个诉讼阶段的地位,律师作为庭审诉讼“三角”结构中重要的一极,将对侦查、起诉环节中的取证环节提出更多的要求。在侦查取证环节,律师具有会见、阅卷、调查等权力,必然和侦查办案人员产生联系,通过庭审,了解辩方的辩护形式和意见,反思侦查取证过程中的问题,倒逼侦查工作更加全面和规范。其三、刑诉法明确规定人民警察有出庭作证的义务。通过先期的旁听制度,能够让民警了解庭审秩序尽快适应新的诉讼制度的要求。

第四、建立合理的执法规范化考核机制。近年来,公安机关通过执法规范化考核,提高了民警的执法业务水平,执法办案场所得到了规范使用。但在实践过程中,仍然存在诸多问题,首先执法办案民警对执法规范化考核不理解,不认真研读考核方案,简单应付了事,能过且过。其次,各级考核过于频繁,侦查部门疲于应付考核,而不从根本上解决问题。考核的目的在于让执法部门及侦查人员意识到自身业务及综合法律素质的不足,使其产生自我提高,自我补充的意识,最终将执法规范化能力提高到一个新的水平。一套有效的考核机制将倒逼执法部门,结合实际情况,整改存在的问题。

第五、改革受立案制度,推行“两统一”、建立侦查终结前讯问合法性核查制度。规定公安机关刑事案件立案审查期限,接报案件后,应当做到即受、即立、即办,不得拖延推诿。公安法制部门,对立案环节加强监督,发现问题及时纠正,存在争议,要协调解决。同时,严格执行“两统一”制度,即公安机关法制部门对刑事案件“统一审核、统一出口”。作为侦查部门的内部监督审核,将极大提高公安部门的刑事案件办理质量。各基层配备的法制员,应当在案件办理过程中,对案件的办理审核、把关,并及时纠正、提醒。公安机关法制部门对移送审查起诉的案件定性、事实、证据、办案程序等做专业审核,并提出案件审核意见至办案部门,待整改完毕后,统一由法制部门移送至公诉部门。

(三)打造一支“术业有专攻”的刑事侦查司法队伍

“以审判为中心”的新型诉讼制度改革已逐步展开,不论是法院,还是检察院都依据自身情况,结合新型侦诉审关系构建的要求,开展各种各样的学术探讨和制度建设,来增强司法工作人员的工作素质、提高工作水平,强化工作能力。在目前的社会背景下,公安机关需要履行的职责太多,不合理的体制设置、大量警力资源的内耗严重影响了公安司法办案。在一些偏远地区的派出所,警力严重不足,民警不仅要承担日常值班,参与处理各类民事纠纷事件,交通安全整治、户籍办理,还要承担刑事案件的侦查取证工作。在这种高压的状态下,办理的刑事案件质量堪忧。另一方面,公安工作的综合性,招录一大批非警察院校毕业的社会人员,法律知识结构不完整,对一些基本的办案程序概念模糊不清。同时,在案件终身负责制的影响下,办理刑事案件存在的风险增加,一些经验丰富的老刑侦民警往往出于各种理由要求调整至其他警种,“传帮带”成为空谈,整个刑事侦查队伍中存在着“不想办、不敢办、不会办”等问题。

面对以上问题,应该着力打造一支专业化水平高、职业素养好的刑事侦查队伍。在逐步改变现在执法办案质量粗糙的基础上,以期尽快适应刑事司法的新要求。

第一、提高侦查办案人员的法律水平。新型诉讼模式的构建,最终还是要落实到每个诉讼阶段案件承办人身上,刑事侦查作为整个刑事诉讼的开端,具有很重要的地位。所以刑事侦查阶段的司法人员必须对《刑法》、《刑事诉讼法》、《公安机关办理刑事案件规定》、两高三部联合出台的《关于推进以审判为中心的刑事诉讼制度改革的意见》等相关实体法、程序法熟记于心,必须培养较高的法律素养。首先,侦查办案人员应当以自我学习为主,提高履职能力。案件的办理需要很强的责任心,同时也要求侦办人员有较强的自学能力。每个案子都有个案特征和条件,一个优秀的办案人员,应该是有一定法律知识素养,并能结合案件实际情况,依法处理案件过程中的每一个环节。其次,加大对侦查办案民警的法律知识培训。对于一些疑难案件可以进行集中审议,各部门的办案民警可以参与审议,提高办案能力。同时,依托执法规范化教官队伍,及时收集归纳容易出现的问题以及新颁布的法律法规解读等,可以以授课培训的方式深入到各办案基层。

第二、提升刑事技术人员的取证能力。2016年10月21日,阿里巴巴集团董事局主席马云为全国政法综治系统150多万干警做了题为《科技创新在未来社会治理中的作用》的讲座。其中较为重要的就是在理论上阐述:大数据时代如何帮助公安干警做预判,强调信息与数据的作用。在信息化社会里,掌握信息便是在数据时代和信息社会掌握主动权。在以审判为中心诉讼制度下,文明规范办案,部分案件口供难以突破,必然造成侦查瓶颈。在犯罪嫌疑人拒不供述的情况下,就需要侦查人员以物证、书证等查清案情,形成证据链。这必然要求侦查部门要培养一支专业素质过硬、专业能力可靠的刑事技术专业人才队伍。通过加强话单分析技术、数据恢复技术、心理测试技术等,熟练掌握技术侦查措施,提高侦查质量。

(四)充分适应以审判为中心诉讼制度下的检察引导侦查的工作模式

《刑事诉讼法》规定,公诉案件中被告人有罪的举证责任由人民检察院承担。法庭上,控辩双方举证、质证、辩论,都是以证据为中心。公安机关作为公诉案件共同的追诉机关,与检察院在诉前阶段具有共同的诉讼任务。为使公诉案件的公正和效率得到统一,公安机关和检察院必将构建新型的侦检关系。检察机关为指控、证实犯罪,适时介入公安机关的侦查活动,引导帮助公安机关确立正确的侦查方向,围绕案件公诉标准,从应对法庭质疑和律师挑战的高度有针对性地引导侦查人员收集、补充证据,完善证据链条,并及时预防、纠正侦查活动中的违法行为,使刑事侦查、检察公诉工作相协调。

从公安机关的角度上看,检察引导侦查,对公安侦查的效率及质量必然起到提高作用。对于重特大、疑难案件,检察院适时介入,可以帮助侦查机关确定侦查方向,从法律的适用角度,对案件做专业的分解和细化,对证据收集提出针对性的建议,同时也可以对侦查机关取证的过程进行监督,确保侦查取证环节的合法性。在检察引导侦查的工作模式下,形成侦诉协作,在“以审判为中心”的格局下,将极大加强控方的指控力度,最终实现打击犯罪的共同诉讼任务。

在实践中,检察机关必然加大对公安机关侦查取证工作的引导和监督力度。按照诉讼机制来看,必然是下一个阶段制约上一个阶段,所以侦检关系必然只能是检察院引导指挥侦查、监督制约侦查,而不能公安机关反向制约检察机关。但是,引导不是领导,介入也不是指挥,在整个诉讼中,公安机关与检察院有各自的职责,侦诉协作并不等同于侦检组织关系上的一体化。对于介入侦查,并不是每起案子都会出现,而是在一些特定的案件中,检察院参与。公安机关应当充分适应检察院的引导和监督工作,通过与检察院的有效沟通,提高侦查取证的能力,保证案件质量。

目前“以侦查为中心”的局面,必然随着诉讼制度的改革而被打破。这就要求侦查主体必须坚持遵循不得强迫自证其罪的程序法治理念,在收集案件证据的时候,做到全面、客观、及时。严格恪守证据裁判规则,积极探索新形势下的侦诉关系转变,通过一系列侦查模式的改革和建立,规范化行使侦查权。

 

 

 

 

 

参考文献

[1]樊崇义:《“以审判为中心”与“分工负责、互相配合、互相制约”关系论》,载《法学杂志》2015年第11期。

[2]左卫民:《审判如何成为中心:误区与正道》,载《法务时评》法学2016年第6期。

[3]张建伟:《审判中心主义的实质与表象》,载《人民法院报》2014年6月20日第5版。

[4]郭国松:《刑讯逼供又酿人间惨剧辽宁一工人经历14年冤狱》,载《南方周末》2001年2月22日。

[5]於咏、马健:《以审判为中心的诉讼制度下的侦检关系转型》。

脚注信息